森朝颜

Refusé。
其实是个画手

 

QPR四步自杀预防

方法真的很棒,然鹅并不会有人对我这么耐心_(:з」∠)_

Bell_叶世知:

打滚着求阅读和求小蓝手。虽然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用到,但是万一哪一天有需要,希望能帮上忙。



QPR(Question, Persuade, Refer)是当下最有效的自杀预防方法之一,更重要的是这个方法的学习不需要任何医学或者教育背景(意思是人人都可以学习)。但是在网上各处搜了一下都完全没有好的(正确有效的)翻译,所以这一周(自杀预防周)结束之际就想要把这个翻译成中文,希望能更多地预防自杀。



❤️先说几个点:


*QPR不是一种治疗!!它只是一种有效的预防方式...

  3482

上元节是元宵,中元才是鬼节啊各位小作家们…………………………………………………………………………

 

最近一直在思考到头痛的一件事。

人究竟有没有魂魄的?我之前是不信的,但现在居然怀疑了…毕竟没有人能给出过精神体脱离肉体后就不再存在的证明,反倒是关于灵魂的各种臆想都快能构建几百万个死后世界和平行空间了。
但如果真的有灵魂的话,那岂不是死掉也无法摆脱生前的经历,甚至更惨一点还要投入轮回,继续遭罪?

这样的话,死亡不就失去意义了吗…?特别是自杀的人岂不是亏大发了?

 

库帕利索斯

很久之前码的一个小段子,是我一个脑了很久的AU里的内容,先发出来。

画家R,社会活动家E,双箭头但尚未确定关系
时间设定在上世纪80年代初

……………………………

最先映入他眼睛的是一面色彩突兀的墙——不,那是一幅几乎与墙同高的画布。但那上面没有画着任何东西,是的,那上面的东西不是“画”上去的,而是——大量的颜料像是被愤怒地直接摔在墙上,向下流出一条条竖直的痕迹;在柏绿色的底子上是漫天漫地冲撞着的金色,红色,金色,红色,在下落的过程中混合,交错,然后凝固。流淌下来的金色像蜂蜜。流淌下来的红色像鲜血。安灼拉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他对于“绘画”的理解仍然局限于高中课本里那些远古大师的肖像画的复制品...

  23 1

末场过去了五周,大概有勇气发出来了。
是送给Hyoie的末场礼物(一个画了他在悲一年各种有趣的破事儿的本子)的其中一页,画的是他的安灼拉Debut。
这人看了之后大呼感动然后就凶狠地把本子整个怼进他的大衣口袋里了……心疼大衣(。)
悄咪咪打个tag。希望小朋友快点找到新工作。

  18

WEL那天我送出去了八个橙子。新演员老演员收到的都很开心。
我留下这一个没有送给任何人。
我的安灼拉只能是有着小绵羊一样的金棕色卷发的那一个。
还能再见面吗,大概不会了吧。

我知道我这样特别地祥林嫂,但我真的完全没有处理坏情绪的能力,只会自己沉浸其中越陷越深。

十个月,二十三场。最高纪录是十天之内往返伦敦三次。
这部戏这群人那个特别的小朋友真的是我能够活下来的唯一动力。
所以您看,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

 

给西区大悲男孩们的红包里塞的窗花,这边也发一下好了。搞了两天+一个通宵,SD反响还不错XD
Jonny太英俊了无法窗花化所以画了个卡片给他。
(以及我对不起巴阿当,实在肝不出了😂)
胡乱打个大悲tag

  24 5

碎碎念

来说说小男孩。
小男孩有对闪亮亮的大眼睛。它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是灰蓝色的,在有的时候看起来又有点绿。小男孩还有一头亚麻金色的长头发,从发根处就开始打卷儿,一直长到肩膀。小男孩在甩动那些发卷儿的时候看起来很像一只年轻的狮子。
小男孩个子高。他走出那道窄窄的门时必须低着头,不然他雪白的额头就会被门框撞出一道红印。你身高一米七,你穿着高跟鞋,可是你跟小男孩讲话的时候,还是,你得抬头,他得低头。
小男孩胖乎乎的。他不喜欢运动,喜欢打游戏,和熬夜。他总有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多半是你们送的。他说你们太宠我了我都胖了。你心里稍微有一点点负罪感,然而下次还是会给他带零食,一点点把他喂胖。
小男孩喜欢笑。他笑起来像个白生生...

  3

他特别喜欢!!拿着看来看去一边惊喜地“哇是安灼拉穿着巫师袍!还有茶杯头!!义军联盟!!”………五个月了我第一次见他笑得那么开心,和我合照都知道弯腰还露牙了,真是不容易。

  11 6

我到底 

为什么

要出来学艺术史


人生第一百二十万次灵魂拷问

用爱发电也是要能源守恒的啊

两天没睡的我 捂着胸口徐徐倒下

  1

© 森朝颜 | Powered by LOFTER